Toysdaily 玩具日報

 找回密碼
 註冊
查看: 4095|回復: 17

[其他] 來此三年,想貼一篇自己的作品。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30-11-2010 11:06:49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這是我大概快二十年前的一篇文章,曾被錄用在系刊

一位「特殊旁聽生」一年旁聽生活的回顧與感言.

一位特殊的「參與者」?是的,我自己覺得,一年前的我,對於本校現今的心理學系三,四年級的諸位同學及當時授課的各科老師而言,我不僅是參與者,而且,也是一位除了「行動不便」的外型特徵之外,還附帶著「語言障礙」的一個十分奇特的「參與者」.然而,對一個剛經歷過為期十年「非常態教育」的個體而言,我因口齒不清的原故而所表現的不太說話,社交意願缺乏....等等現象,我自己現在覺得,其實,這一些現象,都可以算是很正常的反應.但是,由於我國小讀的是普通班,所以,我適應得還算不錯.當然,老師及同學之接納也是很重要的因素.

回想當初,我還記得,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「旁聽」這一個名詞,我是從一位任教於臺北市立啟智高職的A老師口中獲知有此一管道,可以進入大學聽課.當時,她跟我說她認為我可以去大學聽課.當然,我也十分心動,隨後我就要求她帶我去師範大學,我很想試試看.可是,A老師當時用一種很溫和的口氣對我說:因為,你現在還未讀夠有關心理學的書,所以,等你讀到某一個程度時,老師再帶你去.就這樣,我在這位經驗豐富的A老師用回信,買書,及口頭鼓勵等方式的教導之下,兩年半下來,我跟她學了一些電腦,同時,讀了一些有關心理學方面的中文書.事實上,我當時心中一直在期待著A老師實現她的諾言.

可是,一直到我高職畢業時,A老師她就再也沒有表示要帶我去師範大學去旁聽.當時,我看到的,只是她的不守承諾.然而現在,經過我自己分析其中的原因,也許,是由於我自己當時的少不經事,衝動,自我中心,推卸責任....等心理狀態及各種因為無知而表現出的不良行為,再加上A老師自身的學業,工作...等等的困難,是迫使她最後不得不作出決定放棄我的原因.我當時也非常地不諒解她.但是,她之所以如此作,原本是希望我能夠早日學習一些獨立的能力.只是,我當時還沒學到.而我現在,自已覺得比較能夠體會她當初對我的確是「用心良苦」.但是,現在似乎己經來不及挽回什麼了.也許,這就是人生,是嗎?

「畢業」,對一般的同學或家長而言,是代表著一個學習階段的結柬,同時也是另一個學習的起點,當然,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好事.但是,對於大部份國內啟智班的學生及他們的家長而言,「畢業」卻是一連串的無處可去,麻煩,無奈,不知所措....等惱人問題的重新開始.甚至,可以把「畢業」看成另一種模式的「失業」.當然,對我個人而言,「畢業」的滋味也是好不到哪去.再加上,A老師的事情,也使得我對自己的信心幾乎完全破滅.當時的我,變得連自己看了都討厭.甚至在那段時間中,我也曾經多次真的有想提早結柬掉自己的生命.


反應不錯就繼續PO上來。。。。
發表於 30-11-2010 15:17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1st one to support!  :)
發表於 30-11-2010 18:48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大大原來響臺灣讀書架?:)

我好想繼續睇,請唔好賣關子,響TD不妨盡情d啦!:64:
發表於 30-11-2010 18:49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supportx2
 樓主| 發表於 30-11-2010 20:41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如果大家有興趣,在下會PO下去。
發表於 1-12-2010 09:27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如果大家有興趣,在下會PO下去。
bob2007 發表於 30-11-2010 08:41 PM



  有~~~
發表於 1-12-2010 11:38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supportx2
吉野凜花 發表於 30-11-2010 06:49 PM


支持 x 3; pls continue post it......:77:
 樓主| 發表於 1-12-2010 14:33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但是,那個時候,在另一方面.我也自覺到,這樣下去,絕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.(當然,這段過程是非常艱難)於是,家母就陪我到不只一家的電腦訓練班去報名學電腦.可是結果就如某一部份的三,四年級的同學所知,我的腦部在小時候曾因黃疸的度數過高,再加上當時的醫藥還沒有現代如此的進步,因而小腦部份受損.也因此造成手眼之間協調困難.以至於無法作筆記,(所以,我上課都不抄筆記.)打字的速度上也受到很大的限制.所以,我沒有辦法學到較高的程度(當然,這也跟本人英,數的程度有關).然而,再加上我的努力(很顯然的,我的努力似乎還不夠)與成果不成比例的情況之下,也更加深了我原先對「學電腦」所產生的一些抗拒心態.

然而,這個時候,我眼前唯一的,也是最好的選擇,就是再度進入那個我曾經待了四年的殘障收容機構-陽明教養院.當時剛好,那邊才買了幾台電腦.我如果進去的話,可能就是作一些簡單的文書工作.但是,問題是,我又覺得我自己的電腦也不是很靈光.我就跟家母談,談出來的結果,就是說我這種情況,必須請一對一的家教來教.家母就打電話到本校,表示要請一位家教.結果,過不久,就來了一位家教.也就是英文系四年級的B同學.

我學得很好,然後,因為我的臥房同時也是我的電腦室兼書房(還算不上是「書房」.),她也注意到我看了一些有關心理學的書籍.她就問我:你喜歡心理學?我回答,是呀.然後,她就跟家母說:我們東吳有心理學系.如果,BOB有興趣的話,我第一次可以先帶你們去上課,至於以後,就由B伯母跟系主任去洽談.就從那個時候開始,我就很興奮,甚至有點睡不著覺.但是,同樣地,我也很恐懼.因為,我自已也知道,這個機會,可能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轉機,也是可以使我回到正常教育體系最後的機會,我的確很需要這個機會.同時,我也自我安慰自已說:我雖然說話說不清楚.但是,我至少可以用電腦作作業.我想到這點,也就安心多了.

終於,這一天來到了.我和家母,都是抱著一種「死馬當成活馬醫」的心態,我們就到本校校門口等.不一會工夫,B同學就來了.她就帶著我們母子倆走進東吳大學.我進入後的第一個感覺就是,有很多人盯著我們看.而當我走到斜坡時,第二個感覺也出來:這個坡真難走,我千萬不可以摔跤,要不然,人家就可能因為怕麻煩,而拒絕讓我來上課.(因為,我在國中時就因為類似的理由而被拒收)於是,我也就小心翼翼的走.好不容易,終於到了教室門口.
發表於 1-12-2010 16:46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support.
發表於 2-12-2010 08:57:12 | 顯示全部樓層
支持,請繼續加油!
頭像被屏蔽
發表於 2-12-2010 15:43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
 樓主| 發表於 3-12-2010 15:41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到了教室之後(我記得是 F201 號),推門一看,我很驚訝,怎麼會有那麼多的同學來聽這堂課?我們三人就找了最容易被注意的座位坐下.可是,到這時候,我才知道,這門課是開在心理系三年級的.我一聽到三年級,當時我就想溜.因為,我覺得自已的程度還太低,怕影響老師上課的進度.可是,我這時也發現,同學們突然都自動的進教室,把早餐趕快吃掉或收起來,談笑聲也漸漸暗淡下來....等等.我就知道,老師己經來了,要溜也沒辦法溜了,也只好硬著頭皮上上看.但是,我沒有想到,這位進來的老師,竟然跟我自已刻板印象中的老師完全不一樣.更讓我吃驚的是,當她第一眼看到我和家母時,就以很和藹的目光向我們看了一下.然後,就開始上課了.而這位老師,就是教環境心理學的C老師.我如果沒記錯的話,她當時所講的內容是有關於「個人控制」(personal control)的理論.

她上完第一節課後,就跟家母作了一個很簡短的交談之後,初步瞭解了我們的來意之後,就好心的把我們帶進當時的系辦公室,去見系主任D先生.家母也跟他較深入的說明了一下我個人發展大概的情況及來意.他先看看我,再考慮了一下,就馬上的一句:好,J同學,你以後只要本系的任何課,只要你有興趣,都很歡迎你來聽.老實說,這句「好」,對我個人而言,真的是「意義非凡」.同時,我自已當時真的也沒有想到竟會如此的順利!竟在十分鐘內,我竟然從一位二十四年來一直被旁人視為「嘲笑」的物件,變成了這個環境中的一員.

我自已覺得,各位老師(或教授)的是否接納?對於何任一般的旁聽學生而言,都是必需要加以考慮的問題.然而,如果對我這樣「特殊」的學生而言,老師們所抱持的態度,就更能夠突顯出它的重要性.因為,據我所知,任何一個旁聽學生,他是否能夠聽某一門課?老師個人的權利是非常大的.而我在本校,也許,我的外表比較「醒目」一點.我想因此,有看過我的老師,就比較容易有些印象.還有,以我個人的拙見,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,心理學原先是由歐美一些較先進的國家所創建的一門學科.因此,很多老師都曾出國深造過.而在國外,對類似我這種情況較為特殊的學生,教育當局都有一套較為(至少,比臺灣好)適合的教育方案,也因此,他們受所謂「高等教育」的機會,也相對的提高.因此,當然我們的留學生接觸到較為特殊同學的這種比例就比臺灣來得大.我想,當各位本系的老師,初次看到我這類的學生時,除了一種好奇的心理之外,大概也有某種程度的親切感吧.不過,儘管是如此,在這裡,我還是想向諸位曾經,現在,以及未來耐心教導我和另一位坐輪椅的旁聽同學-E的諸位老師及教授說:您的接納,不但是學生本身受惠,連帶的,學生的家庭也必然受惠,感謝您.
 樓主| 發表於 10-12-2010 11:30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當然,有老師,就有同學.我個人的拙見是覺得,這些都是一個旁聽學生必需要加以考慮的問題.尤其是對於類似本人這種除了「行動不便」的外型特徵之外,還附帶著「語言障礙」的「新同學」而言.「同學們的接受程度」其重要性,絕不亞於上逑的「各位老師(或教授)的是否接納?」.因為,不論以我個人的學習或成長過程來看,同學都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.就如一些跟我比較熟識的本系同學所知,我今天之所以可以把我的感想用文字表達出來,首先應該感謝我國小時代被我整得很慘(我當時,真的很皮)的兩位女同學-EEE及FFF.因為,從我國小畢業後這十多年來,我每到耶誕節,都會寄卡片給他們(近幾年來,卡片越打越多),而她們也都會盡力回卡片給我.以我自已為例,雖然,打得有些累.但是,想一想,這一來一往之間,不但表達了對朋友的關懷,也可以學習他人的優點,還可以練習打字,最重要的,還會有些回卡可以收.這也就是我會樂此不疲的主要原因了.總而言之,對我個人而言,打信要比開口說話簡單多了.

我認為,我之所以能被本校的同學們接受,G同學的影響很大.因為,她的外號叫「大姐」(年紀也比較大),加上她的個性比較開放.於是,她在大二的時候(我記得,好像是上系主任的人格心理學)很自動的打頭陣來跟我和家母(因為,那時候,我還不太熟悉上課教室,加上同學不熟,所以,家母才陪我來.)作自我介紹.以至於後來的同學也敢跟我談天,作朋友.有了這種成功的經驗,我也才慢慢的開放,再加上後來以一張小字條為溝通橋樑的H,I,乃至於「最有心,同時也是給我最多鼓勵的」當時的大三同學J-,常常騎車送我回家的K同學,政大烤肉時也騎車帶過我的L同學,每次印筆記給我的M同學,去參加百戰百勝招待大夥們的N同學,還有,現在也跟我比較熟的O,P同學....等等.也許,就正因為有了許多這種「良好的回饋」,漸漸地,我的臉皮也慢慢變得更厚了,膽子也變大了.我現在,也比以前敢向一些較為陌生的同學作自我介紹.這很顯然的,是一種良性迴圈.當然,還有那一大群我一時記不起名字的好同學們,我想也許是因為我的記憶力不太好(也很迷糊).所以....在此,本人向那些「不知名」的同學說一句:對不起,請原諒我.

當然,我也盡力的參加由本系或同學自行舉辦的各式活動,因為,我是認為這樣不但可以有更多的機會認識同學,另一方面,又可以跟一些「比較老,但是上課時卻見不著面」的同學,籍此機會問候一番.可是,因為我上完課後多半就回家了.加上,我比較少去注意公佈欗.因此,有時有些活動我因為不知情而沒有去.再加上,我自已不論在吃東西或說話(尤其是在陌生人或還不太熟的朋友面前)的樣子,就真的可以用「不談也罷」來形容.也就是因為這樣,我平常都不太講話(在家時及跟熟朋友是例外.例如:EEE及FFF.),另外,如果要在學校吃飯時,我也都找沒有人用的空教室去「自行決解」.老實說,這是因為,我常常被一般人投以「異樣」的眼光,同時我也很不願意因此嚇跑(或連累)我的朋友.所以,在一般較正式的餐會中,我很少「開口」.我自已認為,這也可能跟我的自我概念有某種關連.
發表於 11-12-2010 14:20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支持一下樓主

當然不是每一個都是好人

但只要主動一點,還是要找得到接觸得到:43:
 樓主| 發表於 11-12-2010 21:54:57 | 顯示全部樓層
謝謝大家鼓勵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Toysdaily 玩具日報

GMT+8, 26-5-2022 04:42 AM , Processed in 0.055820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